大肠:








《于世间相会》



这是刀剑乱舞同人作品。

主角是山伏国广和江雪左文字,请自行避雷。

当做是友情向来看也可以。

文笔生疏,可能词不达意



另外,上面的歌是,从歌词到气氛都十分贴合本文的,通灵王恐山篇的曲子《与恐山相会》

好像选这种格式发文不太规范的样子……连个标题都没有……

但是因为这首曲子是挚爱,也是标题来源,所以就这样发啦。

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,这里是歌词

 


 正文往下开始↓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


现在是乱世。一言以蔽之,就是那种大多数人都食不果腹,路遇饿殍也不稀奇的日子。

有的人辛辛苦苦忍受着天灾,努力捍卫自己的收成;有的人失去了土地,变成了流民甚至山贼。

 

 

人们的日子已然艰难,更有甚者,世道不振,连山精妖怪也出来袭击村庄,不时兴风作浪。放眼望去,竟没有几个安宁饱足的地方。

 

 

然而这个村庄算得上例外。村落外围筑有密实的藩篱,用以抵御外敌;房屋虽不起眼,却也稳固,不曾有过烧毁痕迹;田地青葱,禽畜稀疏,村民们的衣着都能御寒蔽体,实属难得。

 

 

这样安稳的小村庄,在今天迎来了不速之客。

 

 

这人身材高大,面容粗犷,带着几分煞气,身上佩有一把太刀,却作一副僧人打扮,头部用方巾牢牢扎起。这异于常人的打扮自然引起了村口守门人的警觉,举起了手中刀枪盘问起来。

 

 

僧人站在藩篱关口外,朗声答道:“小僧名为山伏国广,乃是云游僧人,长年在山野中修行。今日恰好路过此地,不知可否在此暂歇两日,稍作安顿?多有叨扰,小僧随身携有山中草药一二,若不嫌弃,自可奉上,聊表谢意!カカカカカカ!”他嗓门粗大,言语却不显粗鄙。

 

 

守村的汉子们对他的自我介绍并无太多兴趣,但在听到草药的字眼后,眼中还是有亮色一闪而过。他们商量了一下,便有人对他喊话:“来者是客,但你身份不明,不要有什么奇怪的举动!我们先带你去见村里的大人,要是他答应的话就让你住下,怎么样?”

 

 

于是在两个男子的带领下,山伏国广走进了村子。

他对屋舍俨然的景象也很是好奇,问道:“这些年间小僧走访各地,村子见得多了,却也不常见到如此安逸之所,莫非是有什么神明在保佑着此处吗?”

一个带头男子嗤笑道:“神明?要是有那种东西,这世道还会乱成这个样子吗?保佑我们的是江雪大人,他可比神明尊贵多了!我们要带你去见的就是江雪大人,你这粗野之人可千万要注意你的举动。要是有什么冒犯的话,可是会被大人当场斩杀的!”

“カカカカカカ!这个江雪大人,还真是了不得啊!”这番恐吓貌似没有收到预想的效果,得到的只是一番奇怪的笑声作为回应。

 

 

几人走到了一处远离其他房舍的幽静别院。一人进去通报以后,山伏国广听到了缓缓而来的脚步声。一个人走到了前厅,隐隐绰绰看不大清楚。

 

 

坐在幽暗中堂里的这个人影,就是村民口中的江雪大人了吧?山伏国广行了个礼,又用自己的大嗓门自报了一遍家门。似乎是得到了认可,一名下仆来请他进屋入座。

 

 

出现在他眼前的,出乎意料地并不是魁梧有力的大汉,而是披着雪白长发,面容精致不似凡间人物的青年男子。山伏国广竟是看呆了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江雪左文字是在研习书法的时候被打断的。他平日喜静不喜动,长年呆在屋子里,或是读书,或是写字,偶尔练练剑,照顾小猫,自得其乐。

 

 

大多数事务都交由下仆打理,少有的出门的时候,一是铲除靠近村子的妖物,一是给村子作法巩固防御,或是到附近别的村子进行法力加持。

是以见外人的时候并不多,然而也总有特殊情况,比如这种时候。当有来路不明的人来到村子的时候,他还是要亲自审问一番,以防居心叵测之人做出什么不利村子的举动。

 

 

因为自己容貌的缘故,生人见了大多会移不开目光,江雪也习以为常了。一般人的第一句话都是感叹这异于常人的美貌,这些话语起先每每引起江雪的不快,然而现在的他也已经习惯了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山伏国广毕竟不是一般人。

 

 

他回过神来的第一句话是:“这位江雪大人,您莫不是得了什么怪病?”

 

 

太不按照常理出牌,饶是波澜不惊的江雪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

 

他又自顾自地接下去,“怎么年纪轻轻就如此满头白发?小僧虽不精医道,也会尽力……”一旁的下仆听不下去,打断了他,“狂妄之徒!怎么能这样中伤江雪大人!”

 

 

山伏赶紧住了口。然后他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,又说道:“失敬失敬。莫非江雪大人其实是年近耄耋之人?果真如此,那可真是了不得的驻颜之术啊!我看您也穿着僧袍,莫不是从佛法中得到了庇佑?”

这一次就连下仆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

 

最后江雪打破了这僵局。他用古井无波的声音答道:“容貌天生如此,不必讶异。我自幼研习佛经,清心修行,因此身着僧袍,别无它意。”

 

 

“原来如此!是我失礼了,还请见谅。”山伏爽朗地说道,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有悔过之意。“不过自幼习佛的人还真是少见啊!小僧年近二十才开始修行,平时也以锻炼肉体为主,佛经只有两三本,不曾有机会熟读。难得今日有缘相见,是否能借阅几本呢?”

“无妨。”江雪依旧是一副淡淡的样子,“有同道中人,也是幸事一件。但佛经需仔细保管,不宜擅动。若不嫌弃,你也可以在这别院留宿。”

“カカカカカカ!那就请多关照了,江雪殿!”

 

 

山伏国广就在这院子里住下了。虽然江雪并不常找他说话,他还是和这里的两个下人熟络了起来,并得知了一些前事。

原来江雪自出生起,不仅外表异于常人,而且也聪慧异常,一岁能连贯说话,两岁识文断字,因为天资聪颖,四五岁就被母亲托付给了大僧人抚养,自那时起就熟读佛经,名扬百里。

难得的是他的剑法也十分精湛,配合本身修为,斩妖除魔不在话下。更有传言说他其实是神灵转生,这种说法言之灼灼,越传越广,他也更加得到大家的敬重。

 

 

“那还真是让人惊叹啊!小僧也有修习剑法,改日一定要与江雪殿切磋一二才是。江雪殿还真是惊才绝艳,而且,长得比画中仙人还要好看,如果说他是神仙也不为过吧!”

现在才感叹容貌,你的脑子也是异于常人吧。下仆腹诽道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这两天,山伏国广闲着无事,便化身游医,给村里的男女老少看病。

话虽如此,对大多数人来说,现在疾病并不是心头大患,营养不良才是更急迫的问题。因此山伏虽然有许多稀奇古怪的草药,却也无多少用武之地,反而是一些驱邪的小玩意儿更受欢迎。

 

 

村里人即使能在一隅自给自足,也难免有要上山采集打猎的时候,这时被野兽或者妖怪袭击可是会要命的。而山伏国广(自称)常年行走于山野,确实有一些退避妖物野兽之道。他也毫不吝啬,将随身的一些器物都分给了有需要的村民,包括妖兽骨头,神秘符咒等等,不一而足。

据他所说,这些东西有的是可以隐匿气息,有的可以产生威压,多多少少可以减少跟野兽直接碰面的机会。

村里人对这些小玩意儿好奇的很,即使是刚开始时害怕他可怖容貌的人,也慢慢放下了畏惧之心,开始与他打起了交道。

 

 

而山伏国广也显示出了他的长处。他身负怪力,搬运木材石块不在话下,人又是耿直的热心肠,所以自然而然地当起了苦力,不过僧衣和头巾从不离身,只道这也是一番修行。

 

 

外人只觉山伏国广是一名苦行僧,实际上能一边锻炼,一边研读江雪所藏佛经,反而是山伏的一件大快事。

 

 

经书不能带出书斋,他便在房间里翻阅。江雪也时常过来,但并不多言,两人相处也只是默默分坐在书桌两边,各自读经。

偶尔有艰深晦涩的语句,山伏也会向江雪讨教。江雪只有在这时才会摆脱平时寡言少语的形象,慢条斯理地与山伏讲解佛经。

开始时,山伏也只能一边听,一边不时点头。他的悟性不低,很快就能够提出疑问,甚至以自己的见解与江雪辩驳几句。

难得有同样醉心佛法的人,江雪没有摆出什么学者架子,而是平和地继续讲演,甚至一起探讨。

有时是带着露水的清晨,有时是蝉鸣阵阵的午后,有时是伴着烛光的夜晚,两个人、几本书,就是难得的心灵休憩之所。

 

 

 

天气和缓,没有怪物袭击,按说这样的日子该是无忧无虑的。然而有两件事却难倒了山伏国广。

 

 

这些天江雪左文字也发现了一丝异常。有时候整个白天都不见山伏的身影,村里也有人说看到他曾经偷偷溜上山,不知在做什么。

一些不好的猜测也应运而生,山伏面对这些流言时也是支支吾吾,无以应答。

 

 

江雪觉得再也不能坐视不管,于是在某天拦住了准备出门的山伏,直截了当地问:“请问您这是要到哪儿去?”

山伏打了个哈哈,还没有答话,响亮的咕声适时地从肚子中发了出来,倒是替他作了答。

他讪笑道:“这个……因为饮食不太习惯,所以最近有到山上……江雪殿您千万请原谅……坦白说,小僧平日在山中修行,食量又大一些,吃食一概随心,也不忌荤腥……”

 

虽然住得舒适,但江雪每日清汤淡饭,配菜只有腌萝卜、青菜豆腐一类不说,饭量也是不大。山伏作为客人,自然客随主便,可是这一点东西当然满足不了武僧的五脏庙。

 

见江雪低头不语,他又马上补充道:“但是忍饥也是修行的一种,要是江雪殿觉得不妥,小僧也不敢逾矩。以后小僧就不独自上山了,如何?”

江雪也没有多大反应,嗯了一声之后就默默走开了。

 

 

正当山伏国广准备严阵以待更加严酷的修行——节食——以后,第二天在用餐的时候,却赫然发现饭菜比以往丰盛了许多。不仅菜色增加了,米饭也呈上了一小桶的分量,甚至还有两个鸡蛋。

他瞠目结舌,一旁的下仆解释道:“您是江雪大人的贵客,饭食方面的事情和我们说就是了。这鸡蛋是村民们送来的,江雪大人是不吃的,但是山伏大人不介意的话,请用。”

山伏感激不尽地享用起来。

 

 

另一件让山伏国广不顺心的事,就是江雪不愿与他比武。

 

 

山伏听说过江雪的剑法无人能敌,知道他偶尔会到道场练习,也有幸近距离欣赏过江雪的爱刀。那是一把物如其主的太刀,从刀鞘到刀身都十分美丽,同时又有着不可忽视的力量感。

 

可是无论山伏怎么请求,江雪也没有答应过和他切磋。

 

“剑法是小僧修行的一部分,然而一路上除了斩杀野兽,小僧并无和旗鼓相当的对手交手的经历,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。江雪大人剑法精湛,不如和小僧切磋两场,助我达成夙愿!”

 

江雪断然拒绝,只说剑是凶器,剑法是伤人之法,剑道也非正道,“并非我所愿。”

 

 

山伏国广慢慢了解到了江雪的矛盾之处。

他虽然擅长使剑,可是内心却无比向往和睦之道,因此不愿轻易出手。然则村子多有外敌来袭,山贼也时常惦记这块宝地,江雪只能提剑而起,首当其冲。

 

 

就连平时的剑道练习,江雪也不愿意让旁人观摩。

 

 

山伏很快便释然,总结道:“如此看来,这剑道对于江雪殿修行的裨益,大大胜于小僧!

小僧虽然行走野外,也练习剑法,却不以为苦,而认为是肉体的精进。

江雪殿练剑,则完全是违背内心所愿,知其不可而行之,修炼更为艰巨。

这不但锻炼身体技法,更加磨练心智,其中境界,小僧远远不及万一!甘拜下风!”

这番话语出于一片诚挚,听上去有点儿像歪理,却也堂堂正正。

说不上为什么,江雪不由得也钦佩起山伏来。

 

 

虽然在江雪眼里,山伏算得上能说会道,但是这只是两个同道中人的默契加成。

或许是因为长年累月在荒郊生活,经常好几个月不见人影,也没和人说话,山伏的言谈非常奇异。普通人看来,就是不会说话。

 

 

他说话唯一受到欢迎的时候,就是和孩童们讲故事的时候。

他自身的故事,本身就可以编辑成为一本惊奇志异,什么上山打虎啦,瀑布淋浴啦,勇斗妖魔啦,小孩子们对于这种奇谈喜欢得不得了,也就忘了畏惧他的可怖形象。

偶尔他也会说点道听途说的趣事。

“……在一个背靠着山的小村子里,有一个小姑娘,长得可爱,大概跟阿香差不多吧。”阿香是村里公认的漂亮小丫头。

“她人也很善良。有一次在村子角落看到了一个小妖怪,竟然没有通知大人,而是和它玩了起来,还时不时给它带点吃的。”

小孩子们发出了一声惊呼,大概是想象不出和妖怪还可以做朋友。

“后来呢后来呢?”他们追问道。

“后来有一天,她就不见了。”

“是神隐了吗?”“变成妖怪了吗?”

“カカカカカカ!怎么会呢!后来村里的大人们找啊找,最后在山上找到的时候,她只被吃剩下一条大腿骨啦!你们可千万要小心妖怪才是啊!”

 

故事对于孩子们太过惊悚,胆子小的当场就哭了出来。

“唉呀,是被吓到了吗?别哭别哭……”他抓耳挠腮道。

没有用,山伏说这种话一点安慰感都没有。

“小僧给各位陪个不是,不要再哭啦……这个给你,好不好?”他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根色彩绚丽的鸟儿尾羽,递给了哭哭啼啼的小女孩。

这招很见效,孩子们的目光马上就被吸引住了,心思也转移了过来。

一根羽毛显然不够,山伏又掏出了许多新鲜小玩意儿,什么水晶呀,什么星形种子呀,熊指甲呀,都拿出来招待惹不起的孩子们。

真是惊险呀,这还真是从未有过的修行呢……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江雪左文字很喜欢动物。

他会亲自照顾马,还养了一只亲近人的猫。

有句话说,猫亲近寂寞的人。然而江雪并不觉得自己寂寞。比起这个来,还是悲伤更适合形容自己。

剑道是令人悲伤的,充满争端的世界是悲伤的,自己的存在也是悲伤的。

不过现在有了同样一心向佛的山伏国广,好像也就没有那么难过了。

这样的日子可以持续到什么时候?江雪也不知道。

幸而藏书室里的佛经有很多,够山伏读个几年的。在他读完以前,应该也不会动身离开吧,江雪这么想。

 

 

闲着的时候,江雪也会自己下地,照料院子里的几畦蔬菜。反正只要不是动武,做什么他也是乐意的。

将头发束起,换上方便动作的便服,用锄头松松土或者除一下杂草,在做这些琐事的时候,内心有无法言说的安宁感。

 

 

山伏在初次见到这个场景时还大为吃惊,说什么也要代为效劳:“这种农活又脏又累,还是让小僧来吧!”

说着便把锄头抢了过去,一挥,一大片土皮连带着上面的菜飞了出去。

两人:“……”

从此山伏的功课又增加了农活一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然而变故终究是发生了。

江雪像以往一样,离开了几天,到别的村子帮忙加固防御工事。

 

 

当他回来的时候,村子已经火光冲天。

这不是妖怪所为,它们只会袭击人,并没有放火的本事。

那么就是山贼了吗。可是村子的防御不应这么脆弱,明明之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,到底是怎么了?

 

 

江雪冲回了村内,轻松躲开了一个匪徒的迎面斩击,绕到身后把人打晕,将武器抢了过来,又奔向了有求救声的地方。

“妖怪!有妖怪啊!”

难道是山贼和妖怪一起入侵了吗?

 

 

循着尖叫声,他匆匆拐过了一个弯,果然远远看到了一只浑身散发黑气的四足妖。

在看到它的同时,它已经死了。一道凌厉的刀光将它切成了两半。

是山伏国广。没有受伤。

可是还没等江雪稍有安心,他马上就发现了异常之处。

不对,煞气不止是从妖物身上弥漫出来的,源头竟然是……山伏国广。

 

 

山伏国广的样子不对劲。

他的头巾不见了,头发终于显现人前,而那竟然是妖异的艳蓝色。不似人类的颜色。

他身上的纹身,变成鲜红,似有生命一般,在火光中尤为诡异。

他的表情也不见往日的豁达开朗,而只剩下凶狠,甚至颇为满足地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。

这不是平时的山伏国广。

 

 

没等江雪想明白,山伏国广就一步步走了过来。

正当江雪准备开口一问究竟时,山伏出其不意地举着刀劈了过来。

然而动作上是江雪更加敏捷,而且他瘦削的身躯竟蕴藏着巨大的力量,生生接下了这一击。

 

 

“山伏……你是怎么回事?”

虽然江雪的行动没有迟缓,头脑却有些跟不上事态的发展。

莫非是什么妖术?在这紧要关头,太麻烦了。

山伏用一连串的攻击来回答他。他的眼中是一片狂热。

 

 

刀光剑影,金石作响。两个人的过招针锋相对,然而却也不见杀意。

几招过后去,竟然是山伏先停下了攻势,煞气也收了回去。

他深吸一口气,收刀入鞘,开口就是熟悉的笑声。

“カカカカカカ!看来剑法果然是江雪殿更胜一筹啊!小僧一时杀昏了头,不小心对江雪殿刀刃相向,实在抱歉!只因平日总想与您切磋,才借此机会挑战一番。今日不巧,妖物山贼同时攻来,小僧……”

“我明白了,不必多言。那么,下来还请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无暇多问,江雪带着山伏投入到了清剿余孽的工作中。

 

 

一夜过去,妖怪都清理完毕了,山贼也死的死,逃的逃,总算回归了平静。

万幸的是,村子的伤亡情况并不严重。山伏国广也变回了从前修行僧人的样子。

 

 

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。

 

 

村民们又畏又惧,集体对山伏苛难了起来。

“江雪大人,那个人本身就是妖怪啊!”

“您也看到了吧,那副厉鬼的样子!他甚至对江雪大人拔刀相向!”

“我们村子一直都好好的,是他搞了鬼才会让妖怪和山贼一起攻击的!”

“我昨天看见了!他帮一个山贼挡住了妖怪!他肯定和山贼是一伙的!”

“他一定是鬼之子!人类怎么可能有那样的头发!”

“我们家的小孩,就被他送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划伤了,现在还在高烧呢!”

所谓鬼之子,就是在还是胎儿的时候收到妖或者鬼怪的影响,变得半人半鬼的怪物。

 

 

“赶他走!”

“杀了他!”

两边的呼声震耳欲聋。

 

 

江雪信任山伏,可是也不知道如何与大家解释。他将大伙儿劝回,然后去找山伏国广。

要洗清山伏的嫌疑,至少也要给大家一个交待。

 

 

忧思重重的江雪回到内屋时,遇到的却是已经收拾好行李,准备动身离开的山伏国广。

他抢先一步开了口:“江雪殿,承蒙您这些日子的关照。村民们的声音,小僧也听到了,给您和村里人带来的麻烦,万死难辞。小僧剩下的药材就留在这里了,请您务必转达歉意。”

 

 

从来没有动摇过的江雪,第一次露出了讶异的表情。“可是你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他马上又镇定了下来,说道:“你不是妖物。请留下来吧,我会向村民解释的。”

 

 

山伏笑了起来,“能得到江雪殿如此信任,小僧也不枉此生!

可是,村民说得没有错,小僧或许真的是妖怪也说不定。

是小僧隐瞒了江雪殿,万分抱歉。”

 


“小僧从出生起,就是这幅吓人的模样,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,婴儿的时候就被母亲遗弃了。

不过,说不定小僧真的是一个长得像人的妖怪,其实没有什么母亲。”他自嘲道。

“是寺庙的人把我养大的。从小到大,村里人都说我是鬼之子。

您也看见了,我的头发天生就是像妖怪的样子。

这些纹身,也是天生的,冲动的时候就会发红,我也会变得有点神志不清。

受了伤,一两天之内会痊愈;

走在山里,也不会有妖怪野兽来袭击我,不知道是因为害怕我还是认同我。

您能明白吗?小僧也不知道,自己到底是什么。

再在此处停留下去,如果真有伤人的一天,就是天大的罪过。”

 


江雪默默地听完了。

在山伏不解的目光中,他拉过山伏的手细细地看起了上面的深红纹路,又动手除下了他的头巾,纤细的手指捻起对方的蓝色短发。

 

 

“你不是别的东西。你就是人,那些都只是……天赋异凛。”

 

“哦呀,既然是江雪殿……”

 

“你是人。如果你是妖物的话,那么我也是。我们是一样的。”江雪神色平静。

 

“这是什么话!江雪殿何必如此折辱自己!”山伏大惊失色。

 

“是真的。我也是出生发色就异于常人,我也有一身怪力,我自幼从来不生病……”江雪的语速越来越快。“明白了吗?”

 

山伏爽朗地笑了,“您那可都是神灵凭依的象征啊!”

 

“江雪殿不必强加抚慰。小僧自从修佛以来,内心已清明许多。

此身虽为妖孽所铸,妖孽却不为此身禁锢。

小僧有幸生于世上,从未唾弃过此不肖之身;唯一不甘之时便是如今——小僧从未有过友人,难得与江雪殿相识,却不得不在如此窘境下道别,实乃憾事。

若江雪殿也认小僧为友,不如相赠佛经两本,权当信物,如何?”

 

 

“不……”江雪摇摇头。“你不必走。我会和大家解释清楚的。”

“江雪殿一番好意,小僧心领了。然而村民大伙指责小僧来路不明,确实没有错。小僧不走,村里一日难安,江雪殿的声誉也会大为受损。您也一定不希望大家不得安生吧?”

 

“我……”

万千话语涌到舌尖,却欲言又止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

“江雪殿,就此别过,请珍重身体。来日方长,必再相见。”

 

山伏行了一个礼。

 

他终究是离开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 

 

 

日子变回了之前的样子。

 

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,无非读经时又是一人而已。

 

一切依旧而已。

 

 

直到一天,一个村妇突然兴冲冲地跑了过来,说有宝物要呈给江雪大人。是她在河边洗衣服时,捡到的漂流而下的一个包裹,里面用好几层油纸包着的,是两本佛经。

 

“一定是佛祖大人显灵了!”她兴高采烈地说。

 

江雪不太相信这些无稽之谈。这大概又是村里人为了让他高兴而使出的小伎俩吧。

 

他郑重其事地接过来,却在下一瞬忘记了呼吸。

 

 

这是两本他刚好缺失了的经书。

工整的手抄本。

熟悉的字迹。

 

 

江雪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。

 

 

山伏国广。足袋沾上了路边的泥泞。

 

山伏国广。外袍掉落在地,无心顾及。

 

山伏国广。心中默念这个名字,没有别的念头。

 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 

 

 

好啦,到这里结束了。

其实是我编不下去了。

这还是第一次写下完整的故事,如果有人读到这里,我很开心 :)

如果有什么BUG,就当做是设定吧……

 

说起来,山伏国广是我的第一把太刀,江雪左文字是第一把四花太刀,他俩在我的第一梯队里也共事很久了,我居然会有这样的产出,还真是意料之外……


写着写着,自己都觉得山伏其实还挺可爱的。我觉得他是个内心坚强又温柔的人。 

江雪是个矛盾的人,我不懂他。所以要是哪里OOC了还请原谅。


感谢阅读


评论
热度(97)